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基层党建

怒江,这片我深爱着的土地

2020-03-10 17:21:22 浏览:{{ hits }} 来源:贡山县委组织部 语音阅读正文

  我出生在滇西,一个叫做怒江的地方。

  每一天,怒江金丝猴会在这里翻转腾跃,在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之间留下一地的峡谷风光。

  我的家乡还有另外一个名字,叫阿怒日美,这四个字源于怒语,意为怒族人居住的地方。

  晴空的蔚蓝是故乡不变的底色,碧水青山是她的嫁衣,映日木棉是她的红妆。“水无不怒古、山有欲飞峰”是她的壮美山河,“十里不同天,万物在一山”是她的神奇富饶。

  看“石月亮”那是傈僳族的神秘图腾,仿佛是带我们进入另一个世界的地标;看怒江的奔腾,那是峡谷心跳的声音;看“怒江第一湾”那是山的褶皱,像是一整个天与地在转弯,而不是一盘江水;看怒江的老吊桥,那是世代怒江人的勇气,在不通公路的年代,溜索就是他们的高速公路。

  高黎贡山之上,有着那蓬勃而出的皇冠峰,和搅弄天地的云海。峡谷的尽头,有着闯过749道险弯,扛过越来越高的海拔,才能一窥真容的独龙江,这里万物有灵,这里苍穹万变。我静静地在独龙江畔听他们的故事,那是正在消失的历史 ,看脸盘的纹路,那是正在消失的面孔。

  的确,景色的壮美是大多数人对怒江的第一印象,但是今天,在怒江这片土地上,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,美丽公路建设完成,易地搬迁加快实施,高速公路即将建成,独龙族同胞率先实现整族脱贫...大山深处的人们,走出了森林,搬进了城镇,孩子们爽朗的笑声,飘荡在一间间明亮的教室,一条条宽敞的公路,连接着村村寨寨,就像蓝天下的彩带,迎风飘扬,向山外的人们倾诉着怒江的欢乐。如今怒江的各族兄弟姐妹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,为伟大中国梦的实现而团结奋斗。

  大学四年,我走过四大洲,遇见三十多个城市,我见过春日冬雪,也踏过南水北山,因为有了远方,所以归来,才更值得期待。我和故乡的羁绊,更像是命定的恋人,跨过了山和大海,发现最想念的还是这座峡谷深处的小城。

  作为一名从峡谷深处走出的怒族姑娘,更加懂的要把自己的人生理想与民族、祖国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。2019年于我而言是特殊的一年,我从云南大学毕业,从小在怒江峡谷长大的我,选择积极响应党和国家“到西部去、到基层去、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”的号召,回到家乡、扎根独龙江峡谷接力支教,将青春和汗水献给教育扶贫事业,撒向这片我深爱着的土地。

  怒江人的好客,好像是天生的,当然,简单纯朴的热情也是。围着火塘喝一口漆油茶,吃一口铁锅里漆油鸡的瞬间,我好像突然明白了,什么叫做故乡,你好 怒江! 不管走多远,我永远是峡谷深处,那个深爱着你的怒族姑娘。

  答应我有机会一定要走进怒江,去看看,这片最后净土的疆界。


推荐阅读